2016/03/26

摑你與三斤豬肉:我讀《他們的日本語》

gued2:客語。彎曲手指,以指節處敲打對方頭部,以制止其不當行為。
gued2ngi55:(1)大人懲罰壞小孩的方式;(2)『國語』的客家海陸腔音譯。



父親年幼時就讀寶山國小,入學當年稱為寶山公學校。四月一日開學,國語從『ひとつ、ふたつ⋯⋯』以及『お父さん、お母さん⋯⋯』開始教起。然而聯軍三天兩頭轟炸新竹州,市區的高校女學生全都疏散到鄉間。當地的公學校挪出場地收留避難的學生,開學後沒幾天,學校就停課了。於是孩子們在四處的山頭上玩耍,遠觀新竹州上空的激烈空戰,楞楞地望著冒煙的市區。當時年輕的祖母為了養活一大群的孩子,每次一聽到警報聲,不是找地方躲避,而是先趕到菜園收割蔬菜,以便稍後販賣給那些來自城市的疏散者。

2016/03/22

卡拉比–丘 蒙娜麗莎

今天在書堆裡挖出了微分幾何大師丘成桐的口述傳記《丘成桐談空間的內在形狀》。其中一個十分有趣的段落提到:由於『弦論』在物理學界走紅,因而讓『卡拉比–丘流形』(Calabi–Yau manifold)跟著弦論成為普羅大眾的時尚用語。有一齣百老匯音樂劇名為《卡拉比–丘》、一張音樂專輯標題是《卡拉比–丘空問》,還有一幅畫叫做《卡拉比–丘 蒙娜麗莎》。看到這裡不禁動手搜尋了一下。《卡拉比–丘 蒙娜麗莎》長這樣:


2016/03/21

你為什麼需要閱讀這本書——我讀《尼安德塔人:尋找失落的基因組》

入手已久,而且早就讀完兩遍的書《尼安德塔人:尋找失落的基因組》。


手邊的書籍已然堆成小山丘。為了減緩『造山運動』,這個月開始,給自己下了新規定:除了《動力氣象學》或者《高平子天文曆學論著選》這一類書之外,其餘的書在沒有完成閱讀筆記之前,不能視為已讀。整理小山丘時,從中挖出了遺傳生物學家帕波為自己二十幾年的研究工作撰寫的《尼安德塔人:尋找失落的基因組》。大喜。當下立即開始重新閱讀一次。

2016/03/16

身為村上mania——我讀《身為職業小說家》

村上春樹的新書《職業としての小說家》出版之後,先買下了日文版來閱讀。中文版《身為職業小說家》在台上市之後,抱著大學時代購買習題參考解答的心情,把它也買回來了。